现在两人常一起揪伴出游

陈南廷9岁时逐渐失明而全盲,但没有阻碍她前进世界。她走访美、欧、亚及大洋洲,到日本骑协力车、去夏威夷跑马拉松,善用景点模型、录音小道具,让旅行更有趣。

陈南廷是今年国际书展中身心障碍联盟展设的真人图书,她9岁因严重发炎反应的史帝文生强生症逐渐失去视力,短短1年就全盲。但她的家人从来没当她是视障者,让她上一般学校,要求她的课业表现,也要帮忙打扫家里,所有的生活起居都难不倒她。

爸妈给她的另一个礼物,是从小带她到处玩。有别于一些视障者家庭,因担心眼睛看不到的障碍被外人发现,视障者常蜗居在家,有些人甚至足不出户。陈南廷从小就培养到处看、到处玩的探索精神,也充满好奇心,从未被黑暗视界阻碍。

我就是憨胆,陈南廷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表示,很多人都会问她:眼睛都看不到了,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去旅行?在家听旅游节目介绍就好了。但缺乏真实的感受,并不是真的旅行。尽管全盲,但只要勇敢前行,明眼人能做的事情,她也可以做到。

陈南廷的旅行足迹走过美国、义大利、法国、澳洲、日本、东南亚各国,台湾各地也被她踏遍。

近4年来,陈南廷迷上用走路、跑步、骑协力车旅游。她到夏威夷跑马拉松,去日本宫崎骑协力车,台湾离岛金门、马祖的土地也都被她跑过,2018年的12月也刚完成在台东走路的旅行,花了5天走了100公里路。

很多人也会问:看不到风景的旅游有什么好玩?陈南廷说,每个人都有感官感受世界,她虽然看不到,但可以用触觉、嗅觉、听觉、感觉感受所在地的氛围。

有别于搭着游览车行动,靠双脚走过的脚踏实地,让陈南廷的旅程更深刻。当她跑步时,会有一名陪跑员陪跑,两人之间会拉着一条小绳,陪跑员陪跑时会一路转述路边风光,陈南廷就听着导览,嗅着空气、感受抚过脸颊的清风、洒在身上的阳光,建构她对当地的印象。

每个地方的空气闻起来都不一样,陈南廷表示,大山大海的风景虽然难以用言语说明,但空气闻起来就有开阔感。有些地方的声音则很特别,她到夏威夷跑马拉松时,就遇上当地庆典,现场欢声雷动,她就把声音录下来,成为难忘的旅游回忆。

不同的感官体验,型塑不一样的在地风情。陈南廷说,在金门跑马拉松时,感受到当地很空阔,地大而人少,有很多树;在马祖则是很多陡坡,有些石头路只有1人宽,让她走得战战兢兢,也走得很辛苦,体验另类的战地风情。

陈南廷曾带20余名盲朋友到欧洲旅游,为了加深乐趣,陈南廷和志工手作义大利地图,让盲朋友按图索骥,了解自己身在何方。她也随身携带知名景点的模型,如巴黎铁塔、茱丽叶的家等。在景点之前,盲朋友们手摸模型,耳听导览,更能身历其境。

旅行绝非只有视觉享受,陈南廷说,她到欧洲时特别安排了酒庄品酒、吃起士大餐,还去巴黎参观香水工厂,善用嗅觉、味觉丰富旅程。她还曾到蒙古骑骆驼、用沙盆滑沙,享受极限的快感。所有人都能善用感官感受世界,只要训练,明眼人的嗅觉、味觉和触觉的感受力也能被启动。

随着台湾无障碍环境愈来愈进步,陈南廷说,盲人要旅游并不困难,在明眼人陪伴、引路下,盲朋友不怕走丢。但最难的是走出心理的障碍。有些盲朋友被怕别人另眼相待,宁愿封闭自我。但只要愿意走出来,会有很多人愿意互相帮忙。

陈南廷的丈夫也是盲人,他在青年时期因青光眼失明,正值人生大好风光,却突然一片黑暗,在家封闭4年,因为认识陈南廷才走出新世界。现在两人常一起揪伴出游,只要做足准备,就算两人一起迷路,也能找到旅游的趣味。

陈南廷说,很多人以为盲人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做,但这是刻板印象,她能煮饭、打扫、换灯泡,甚至年轻时还曾经自己拉电视天线,从来没被视力受限。只要愿意放手尝试,盲人和明眼人并无差别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buyr4.com/bat/16.html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